isabel logo
products

媒体中心

伊莎贝尔的故事


image  保存/打印

在1999年的夏天,3岁的伊莎贝尔·莫德被诊断出患有水痘,一种常见的儿童疾病。然而在初步诊断后,伊莎贝尔的疾病出现了奇怪的转折,导致了一段 确定,恐慌,挫折和濒临死亡的痛苦时光。

 
水痘是一种可以被预期,甚至预测的儿童疾病。当伊莎贝尔患上水痘时,她的父母,杰森和夏洛特·莫德,被告知会有瘙痒,全身不适 ---很短的时间后会消退的相对轻微的副作用。患病几天后,伊莎贝尔出现高烧,呕吐,腹泻,剧烈的疼痛和变色水痘皮疹等症状。复诊的家庭医生和急诊医生(ER)都告诉杰森和夏洛特伊莎贝尔的痛苦是正常的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 如同大多数的父母亲,杰森和夏洛特信赖家庭医生和急诊医生的意见,回家深吸一口气,等待病情的好转。但是,事情并没有改善;伊莎贝尔的病情恶化了。
 

担心伊莎贝尔的情况危急,她的父母带她回到急诊室。到达后的几分钟,伊莎贝尔的血压急剧下降,需要紧急复苏。突然间事情变得很清楚,伊莎贝尔罹患的不仅仅是水痘,而且还有危及生命的感染。伊莎贝尔是在警察的护送下,转送至伦敦帕丁顿圣玛丽医院的儿科重症监护病房(PICU),在那里,儿科重症监护主治医师约瑟夫·布里托博士接手了她的治疗.

 

伊莎贝尔被诊断是患了教科书清楚描述的水痘并发症 --- 毒性休克综合症和食肉菌感染的坏死性筋膜炎。伊莎贝尔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。这两个月中,因为经历了多个器官衰竭和心脏停搏,小伊莎贝尔有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呆在重症监护室里。贯穿整个考验,伊莎贝尔的父母被反复告知,他们的女儿可能无法生存,即使能活下来,也可能会出现大脑和其他器官的损害。

 

为了治疗坏死性筋膜炎,伊莎贝尔接受了紧急手术切除感染的皮肤,在胃部留下大片的伤疤,随后还接受了多个重建手术。今天,这些伤疤是提示她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唯一的证据。伊莎贝尔的康复很好,现在是一个聪明积极的小学生。

 

相较于深藏心底的感情创伤,身体上的疤痕或许已是最小的伤害。对于父母来说,没有比看着你的孩子受罪更难承受的状况了。对于杰森·莫德,伊莎贝尔的事故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,但他找到了方法将体验到的东西转向充满希望的和积极的想法。伊莎贝尔的强烈痛苦或许是可以避免的,如果本地医院的医生考虑了她的所有症状和临床体征,并考虑所有可能的诊断,而不只是假设她的症状是水痘。误诊使伊莎贝尔遭受了完全不必要的痛苦。不是起诉医院的错误,杰森而是联手约瑟夫·布里托博士构思了伊莎贝尔临床诊断决策支持系统的体系结构。为了纪念伊莎贝尔·莫德和所有那些曾经遭受过误诊或者延迟诊断的病人,杰森和夏洛特创建了伊莎贝尔医疗保健,来帮助全世界的医生对减少误诊的发生。

 

如今,伊莎贝尔诊断支持系统已被医生,护士,住院医师和医学院学生广泛使用于减少错误,改善病人的安全和医疗质量。